Saturday, 05 May 2018 15:56

槟州绝不是民主行动党“定存州”!

民主行动党槟州宣传秘书黄伟益于201855日(星期六)在槟城乔治市发表的声明:

民主行动党发出槟州选情不乐观的求救讯息乃是为了自救,确保槟州希望联盟的政权不会落入国阵手中,跟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所讲要歼灭马华及民政党与否根本是两回事!

邓章耀指民主行动党广传“槟州选情不乐观”的求救讯息纯粹只是要打悲情牌,终极目标是歼灭马华民政。事实上,马华及民政党一直强调零的突破,反映两党才是“打悲情牌”的悲情政党!

只要今届大选还没有开票的那一刻,没有人敢写保单说自己赢定的。若民主行动党担心本身的选情,因为马华及民政党大打同情牌而导致政权易手,这难道有错吗?

邓章耀总不可能如此鸭霸心态,只放任马华及民政党候选人大肆操弄选民的情绪,却完全不让民主行动党向全槟选民发出求救的讯号,这就是国阵所谓的公平竞选吗?

无论我们的对手是谁,所有候选人上到擂台都不可以轻敌,免得最终被打到脸青鼻肿、落花流水。即使民主行动党过去两届大选在槟州漂亮胜出,不代表槟州从此就是民主行动党定存州。

如果槟州是民主行动党定存州,为何马华及民政党还要派候选人出来竞选?为何国阵还要暗中支持其他新政党,包括国民团结党、槟州前进党、槟州替代党、人民党出来分散华人选票呢?

过去10年来,国阵在槟州立法议会至少有10位来自巫统的州立法议员,他们到底在槟州立法议会扮演什么角色?

但是,邓章耀却说,槟州立法议会没有华裔反对党而形成零监督,证明了巫统10位州立法议员都是没有做工、白拿薪水的。

如果巫统有10位州立法议员当选却形成零监督,您以为今届大选让马华或民政党有机会当选,就能改变国阵不懂得如何做好反对党角色的现实吗?

事实上,邓章耀志不在要当槟州立法议会反对党领袖的角色。尤其今次大选,更因为有巫统公开支持他出任槟州未来首席部长,他比上届全国大选显得更有信心要重夺槟州政权。

邓章耀相信凭着巫统悉数攻下槟州15个州议席,加上马华及民政党因为零的突破而赢得超过5个州议席,槟州政权就会马上易手,而邓章耀就会顺理成章担任第5任槟州首席部长。

不管怎样,国阵拥有执政60年的经验,即使是烂船始终还有三分钉,绝对是我们不容轻视的对手。

国阵将投票日订在周三,其目的就是要阻止更多国人回来槟州投票,加上又以哀兵上阵的姿态企图骗取槟州人民选票,民主行动党及希望联盟其他成员党绝对不能不提防到底。

民主行动党发出求救讯号,邓章耀却急忙发文告来反驳,显示他们的策略被我们拆穿了,而老羞成怒反指责我们要歼灭马华及民政党。

我们没有歼灭马华及民政党的能力,只有槟州选民才有这个能力决定一个好政府的去留,以及一个腐败政治集团是否能够在槟州起死回生。

我们希望有更多人不要对槟州政权可能易手之求救讯号踹之以鼻,相反地,我们还是希望有更多的槟城人基于爱我槟城之心,能够踊跃回来槟城投票,让我们共同来守护槟城,迈向布城!

黄伟益

Read 51 times